首页 部落 文学 散文精选    
天天部落   2019-7-16 20:46   94   0
菜花黄,依旧是六百年前徽州先人笔墨下的盎然世界。所不同的是这凌空连接两山村居的现代化玻璃吊桥。

两山山顶的村民以山脚的沟渠为界,各自依着山势,层层叠叠堆垒起蜿蜒却又精致的梯田来,油菜花开的季节,俯瞰那金黄一片,便仿佛是金毯之上用翡翠色的丝线勾勒出翠绿的花纹。靠山吃山,徽民依地土的脾性,种植梨桃,盛开油菜花的季节,正是桃花最艳丽的时候,犹如少女秀发中的红色饰物,那点点晶莹的红点缀在黑瓦白墙之间。

山脚下作为边界的沟渠是灌木最热衷的所在,形成一条曲曲折折的绿色。说来奇怪,不知是什么年代,这条绿色边上出现一湾心形的水潭,站在山顶的徽居俯瞰,那水潭便成了曲折绿色丝带上挂着的水晶挂坠。这条美丽的坠子里每逢晴朗的星夜,总会摇曳下一天的星光,听说,菜花精灵每逢此时便会做一些关于天上星宿的美梦。

人们都说,徽居之美在于其朴素其外、雕琢其里的能代表徽商藏富心理的纯朴动机。人说“八分半山一分田,半分水利和庄园”,自古以来,徽州这块土地是贫瘠且艰苦的,倘若没有各朝代的历次战争,中原的名门望族、冠缨世家们还真心看不上这片穷乡僻壤。中国历史上三次北人南迁,三次衣冠南移,煌煌中华文化在徽州山水间得到保存。

然而,到了南宋,到了元末明初,迁来的人口日盛,这荒僻的土地已经养活不了日繁之民,出路,在哪里? 还是那句话,靠山吃山,种植粮食的土地不多,不过层叠的山地和丘陵中,到处是木材,中药材,更有那茶叶飘香。于是,徽商横空出世,成就了八百年的徽商时代。

须知,这片土地在每一次中原大战之时接纳的,是中原的名门望族,是社会精英,是诗书传家的人杰翘楚之家。儒者仁也,所谓仁,既有独善其身的高洁人格,更有兼济天下的大慈悲心,儒家要求读书人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已经成为徽州人望族们怎么会被层叠的高山阻挡的视线,他们以诗书为台阶,走出一条又一条艰苦曲折却又不失辉煌的读书出仕之路。以婺源为例,从南宋到清末,550人中进士,2665人出任七品以上各级官员,著作数千部,朱松、朱熹父子便是这片土地上走出的人杰。古人有孟母三迁的美谈,徽州人一脉相承的上进心延续了孟母对教育的理念,耕读传家正是一代又一代徽州人对人生的最根本看法,它传承了先祖的美好展望,彰显的却是每一代徽州人志在天涯的雄心。

有人说,在徽州山水之间最迷人的便是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徽州民居,最灿烂的便是层叠于群山之间的油菜花。实则不然,徽州文化的底蕴更在于街巷间宛若玉带的青石小巷,更在于砖雕门楼下虚掩着的黑漆大门边戴着老花镜翻阅线装书的鹤发童颜的老太太。我曾无数次在那青石小巷中徜徉,一个外地的客人告诉我,昨夜有人在巷子里吟诵戴望舒的《雨巷》,他的话音刚落,一个穿着碎花青布的姑娘撑着一朵粉底红花的油纸伞从我们眼前亭亭的走过,碎花布鞋亲吻着青石板,没有声音,我仿佛闻到了丁香花清澈的气息。徽州就是这样,清澈,却不失深度,庄重中蕴含了温柔。

我知道山下这心形的水潭让人们联想到了爱情,由此而联想到爱情,进而是代表天长地久的同心锁。徽人纯朴,听了外来游人的建议,在水潭不远的所在祭起一个巨大的同心锁,龙纹凤纹寓意着龙凤呈祥的美好祝愿。只是今天的人们匆匆而过,锁上锁头后匆匆离去,谁能记得今日的誓言。小锁斑驳了,爱情也斑驳了。只有油菜花年复一年,依旧映衬头顶的蓝天,山下心形的水潭,那潭心,有白云流过。

如今,来徽州的人多了,他们用画笔、手机记录了这片土地,作为电脑的桌面,作为内心深处的一份安宁。徽州人依旧朴实,游人路过自家门口,便热情邀请到家里坐坐,客人刚坐定,清香扑鼻的热茶,闪耀着麦芽糖光辉的压米糕、芝麻片便端了上来,你要是不品尝主人的热情,他们是不会让你走的。倘若你要是在他家购买了土鸡或者其他农家土产,他们一定要附赠数捆干蕨或者干笋,以表示谢忱。徽州人内心锦绣,那是儒家仁德的表现。
分享到 :
0 人收藏

积分:24384
帖子:20626
精华:1

关注我们

了解我们>>

我是天天部落站长
这个网站的创始人
点我开始对话吧:)

发布
内容

每日精选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