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部落 文学 散文精选    
天天部落   2018-11-7 12:35   460   0
百叶几度枯,谁属春?

--青烟

风袭一夜,枯灯已残,你轻咬红唇,拂过红袖,转身而去……

百叶几度枯,凉风流走了,前世奈何桥上的约定一瞬之间消散了,没有敷衍,也没有舍不得,留下的只有我眼里丝丝沉重的幽怨声。转身顿悟:一切都如同幻影泡沫,外表美丽晶莹,但却终究抵不过岁月的碰触摩擦而升华了。

红豆啊,红豆,你变得干瘪了,必定是变得苦涩了。

残月被遮了半面,秃树下重影残碟,木桌上的茶也凉了,席席的冷风捋过碗里的水面,泛起粼粼波光,波光翻开梦的笔记本,却发现,全是灰突突的……

不知你离别时留下的咬唇之举是为何,你何必多此一举?是叹息,是可怜,还是悲悯?不必。

我带着满身的伤口叹服你的勇气,梦里翻来覆去也还是那一些支离破碎——因为私欲与金钱,你告诉我咱们没有默契,心间的灵犀线也应该断了吧!不言而喻,无非是你移情别恋,将一生凌驾于眼前的奢华罢了。

罢了,罢了,希望时光可以抹去这片乌黑。

百叶几度枯,幽情留万古,陌上花开花谢,谁属春?

这是《白头吟》的反作啊,纵你千姿百骄,你终究乃目光肤浅,我没有吹嘘,也没有发牢骚,谁道女人在情场永远是正面角色?事实永远是真理,而真理可道破一切,其实都一样,时代所造,使女人也变得贪婪,越来越多的她们会有为琼浆玉液,为颜值,为金钱等诱惑、高调而不惜代价,作出的蠢态也未必不超出极致,追求了这些,精神上却是特大的空缺。等明白一切时,亡羊补牢却已晚,到头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何必?而以前的那种指责男人的说法应该倒过来了。

凌香百叶几度枯啊,如今这世道,对谁也没有什么公平而言。谁有过错,但如海的宽容之心不可缺失,总用过去的眼光看待事物是极其愚蠢的做法,也是失败的三分之一。其实辩证的看,男女私欲本是同样的,境迁所需会改变所有,是人都会有惰性,都会有贪婪之心、爱美之心。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试着沉着的净化每一寸心灵,洞穿毒素。

清晨,大地迫使百叶吐出的露珠儿是否应该让它殆尽?

酒自当可解千愁,但一味的躲避也永远摆脱不了它们的束缚,而且再次涌上心头,会加剧痛苦程度,何不放下浊酒,咬紧牙关,站起来敞开胸脯笑一笑?

勇敢的面对才是真正的,欲望本是人生之所得,残缺的页脚总需要我们去补签与美化。

常言道:“水火无情”。水与火的静态美是一种释然,无声息的透视是一种领略奥妙的奇特方式。

檀木椅舒服的逍遥着,因为它打破了静态美的极限,透视了红尘与凡尘,真正领略到了极致的奥妙,所以它安逸的自由呼吸。

百叶几度枯,谁属春?

空闲时,可细细品味浩如烟海的典籍——看书也是一种享受与美姿。

冰镇的雪花往往以高姿态而诞生,因为它高冷的叹息红豆那苦态幽怨的眼神,与那旧人重合。真正的高姿态往往取决于自身,而不是别人的评价。放弃不该有的杂念与愁情烦事,笑一笑,心头会骤然升起一轮红日,那百叶绿下的春色也会映入眼帘。
分享到 :
0 人收藏

积分:27179
帖子:22715
精华:1

关注我们

了解我们>>

我是天天部落站长
这个网站的创始人
点我开始对话吧:)

发布
内容

每日精选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