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部落 文学 散文精选    
天天部落   2018-11-5 01:29   535   0
文/黄永军

我对麻雀有歉疚。

这歉疚如同一粒种子,在温度、湿度都合适的时候就会发芽,就会触破原有的沉默,让心疼的感觉、破碎的感觉一点点扩大,压迫自己,最终发出低声的叹息:唉,还是伤害了这小精灵?

最初结缘麻雀应该是我很小的时候。它们似乎就是儿童天生的玩伴,农村的冬天单调寂寥,广阔的田野披着褐色的衣装沉睡,河流凝固了,村庄匍匐在烟雾的浮沉中,几乎所有生灵蛰伏了。此时最活跃的就属麻雀了,它们从树上、墙头、屋檐飞到地面,两只细短腿一蹦一跳,不停地寻找食物,忽而向东,忽而向西,旋转着,跃动着,好像在进行舞蹈表演。只不过它的小肚子圆圆的,鼓鼓的,它跳动起来显得笨拙可爱。实在无聊时我就搬个小凳子,或坐在门槛,或靠在草垛上,看麻雀声色俱佳的表演。有时,我也会学习别的小孩,找一个大的竹筛子,也可能是一个破脸盆,用树枝撑起,地面撒一些谷粒,在树枝上栓一根长绳,手里攥着绳子一端,远远躲在角落里。一会儿,麻雀果然来了,蹦蹦跳跳进了我的埋伏圈。我心跳得厉害,感觉很兴奋又很害怕,使劲一拉绳子,麻雀却高高地飞到屋檐上去了。

如此实验多次都没有成功。我想可能是我技不如人,但我更多地想到麻雀饲养不易。邻居家的小伙伴捉住一只麻雀,使我稍能近距离观赏它,圆圆的肚子,略长的尾,紧贴在身上的飞羽,细小的腿衬托它的爪尖利而长,因为惊恐,小眼睛瞪得又圆又鼓。它被关在一个笼子里,对摆在眼前的谷粒视而不见。伙伴说,刚捉来的时候,它在笼子里又飞又撞,气得厉害,现在累了,你明天再来吧。我只好怏怏而回,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探望它,刚进院门就看见邻居小伙伴垂头丧气,笼子里的麻雀一动不动,头耷拉着,眼睛闭得紧紧的,羽毛的颜色似乎暗淡了。原来就听人说麻雀气性大,养不活,这次应验了。

之后,就是埋头读书,考学,曾经有一段时间麻雀似乎淡出我的视线。随着工作学习正常化,这小的精灵又时常入眼入心,亦友亦伴。在我伏案长久感觉劳累时,忽然听到它唧唧喳喳的叫声,看到它欢快的在枝头间跳跃。有时它会站在我窗外,用黑亮的眼珠打量我,问候我。有的时候,它还会奔走在楼顶的边沿,做出一些危险动作,吸引我目光跟随它细碎的动作游离。但我终没有想到会伤害它。有一天,我办公室的窗子开了一小半,它莽撞地飞进屋来,可能因为紧张恐惧,它不断地飞啊,撞啊,我怕它出不去,使劲向上推窗门,但它仍然飞来撞去,找不到出口。就这样不到几分钟,它忽然撞在窗玻璃上,直跌到窗台上,侧仰着,两条腿有些抽搐,此时我感觉它的腿如此柔软弱小,我的心随它的抽搐而跳动。过了好大一会儿,我找来一张纸板把它托起来,轻轻地放在窗外的草地上。我希望,它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找回平静,疗伤自愈。

再后来的几天,开会出差,没有时间探望它。当我再有时间寻找它的时候,那个地方什么也没有,秋草黄黄的,软软的,平坦坦的。一片沉寂,如同我此时的思想。忽然听到头上悉悉索索的声响,一只麻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上去了。脚爪子紧紧扣住细小的树枝,瞪着圆黑亮的眼珠打量我,好久不离去。

那是它吗,亦或是它的精灵。

心中久久难以平复, 以此为记。
分享到 :
0 人收藏

积分:27167
帖子:22707
精华:1

关注我们

了解我们>>

我是天天部落站长
这个网站的创始人
点我开始对话吧:)

发布
内容

每日精选文章推送